大华网 > 潮风

作为海防故地,濠江区几个村落都留存有观察、通报敌情的烽火台遗迹——

岁月风云“烟墩城”

澳头“烟墩城”保存比较完好
俯瞰澳头“烟墩城”
葛洲“烟墩城”

  在濠江区第一次听到或看到“烟墩城”这个名字,难免被它吸引注意。尤其是“烟墩城”在濠江区的村落里,在村落的某座山上。这是一座怎样的“城”?

  濠江人对城很熟悉,“达濠城”这座全国最小的袖珍古城就在濠江区内。“烟墩城”这个名字的出现不由让人联想:难道在濠江区还有比“达濠城”更小的古城?

  其实“烟墩城”也叫烟墩台,濠江区好几个村落都有“烟墩城"遗址,岁月风云,历史沧桑在“烟墩城”可见一斑。

  在肖岳山先生主编的《发现城市之美——濠江》中有“烟墩城”的记载。澳头村因其扼汕头港湾,海防前沿,至今存留着历代军事设施的遗迹。升旗山,位于村东面,海拔121米。清代,在山上设立“烟墩”点,称“烟墩城”。汕头开埠后“烟墩城”上立起旗杆,以对外来船只引航,船只入汕头港之前,须先升旗为号,方能入港,故称“升旗山”。

  与澳头村相邻的葛洲村也有“烟墩城”。1988年出版的《汕头市达濠区地名志》“葛洲村”中有记载——明洪武年间(1368—1398)设古“烟墩”于东南面的“大岭山”上。

  当我们第一次听到“烟墩城”这个名字并决定要实地探访的时侯,选择的就是葛洲村距今已有六七百年历史的“烟墩城”。

  盛夏时节,为了避免骄阳的曝晒,我们一行五人约九时驱车前往“烟墩城”。10分钟后我们来到“广东汕头幼儿师范高等专科学校”门口,“烟墩城”在学校的后山上。

  在宽敞现代的校门前,我们停下车,向保安说明上山查看古迹的意图。保安打开校门,我们的车沿着宽阔的校道爬行而上。校园很大,一座座漂亮的新式教学楼整齐有序地排列在校园中。时值暑假,整个校园又美又安静。

  约莫两三分钟,车就开到了后山下,陡峭的山面在我们面前平铺开来。车是无法再开上去了,我们只能徒步爬行。山与地面的坡度超过45度,无路,要爬上山绝非易事。我们的向导——葛洲村的两位工作人员告诉我们,“烟墩城”在山的最高处,我们必须爬上去。

  学校建设的一部分水泥废渣沿着山坡的一面堆砌,这面崎岖不平的山坡便成为我们上山的“公路”。约莫50米后“公路”到了尽头,面前是一个土平台,但土平台距离山顶还远着呢。两位向导沿着山体的水泥防洪格攀沿而上,像两只猴子。我们三位探访者可成不了猴子,智生兄已年过六旬,立濠兄也恰值花甲之年。

  上还是不上,我们面临两难。继续向上有一定的风险,不往上爬则这一次等于白来。考虑再三,立濠兄决定放无人机跟着向导航拍,我鼓起勇气,亦步亦趋小心翼翼地跟着向导往上爬。花了九牛二虎之力爬过水泥防洪格后,我发现,后面是一段更斜更长的山坡,坡面坑坑洼洼,深浅不一。我用手拨开树枝,脚试着地面的硬度,奋力往上爬。大约十分钟后,我满身大汗在山顶端赶上了向导。

  在我们面前出现了一个直径约两米,高约一米的花岗石石堆,石堆的石块大小不一,没有打磨,粗糙但有序地叠积着。在石堆中间生长着一棵两米多高的相思树,绿意盎然,生机勃勃。

  向导告诉我这就是“烟墩城”。我虽感意外,但马上释然,这石堆毕竟有六七百年历史了,它经历了多少风吹日晒,雷霹雨打。

  石块旁没有碑文,每块石头上也找不出石刻。如果不是向导的诉说,但凡见到这个石堆的人都会认为——这不过是一个中间长着一棵相思树的简单花坛,仅此而已。

  站在“烟墩城”旁向四周张望,视野非常开阔。东北面是北山湾,隔着海湾是高楼鳞次栉比的汕头东海岸新城,东面、南面是浩瀚无际的南海,视野再往外看,便隐约可见南澳岛的轮廓。此时此刻顿感“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濠江区自古以来就是海防要地。“濠江旧属潮阳县,潮阳龙首北昂,神山南伏,左右皆山,前后皆水,濒临大海,控制粤洋东路。宋代留存下来的军事相关石刻与明清时期的汛防,墩台,水师达濠营,招宁司巡检署,达濠古城,都说明濠江从宋代起就已是海防要塞,是近千年的海防故地。”(《城市之美——发现濠江》)

  处在大岭山制高点的“烟墩城”作用得到充分发挥,当敌情到来时,首先难逃的就是“烟墩城”的法眼,“烟墩城”上燃起的烽火,把敌人到来的信息传递给周边的炮台、兵寨,传递给水师达濠营。备战由此引发,战船,炮火,厮杀上演。

  清代两广总督吴兴祚曾作诗《巡达濠》描述濠江这一方海防要地。诗云:鼠寇今宵遁,山南空战场。风吹溪瘴黑,日落岭云黄。岸草衰犹碧,岩花惨不香。何年闾左复,衰雁集潮阳。好一个“鼠寇今宵遁,山南空战场”,大有“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的气势。

  上下五千年的中华民族有多处“烟墩城”的记载。“烟墩”相当于“烽火”,当年关云长驻守荆州,设烽火台防备东吴,被吕蒙用计攻破,“烽火台”早已被大众所熟知。时间的指针再往前拨转,我们似乎看到了周幽王为博宠妃褒姒一笑而烽火戏诸侯的荒唐。

  古时的“烟墩城”在观察敌情,通报敌情方面的作用是明显的,但作用的正与负归根到底和人有关。谁在使用“烟墩城”?怎样使用“烟墩城”?

  我从历史中回过神来。太阳已快晒到我们头上了,滚滚热气把我们包围。我们沿着上山的路缓缓往下爬,上山不易下山更难。山上的“烟墩城”离我们越来越远,我们已经分不清哪棵相思树是长在“烟墩城”中的。山下的幼儿师范高等专科学校离我们越来越近,在这一学校旁边还有技师学校、职业技术学院、技工学校、华师附属学校。一个规模庞大的教学城在原先的海防要地蓬勃兴起。

  (图片由作者提供)

作者:■ 郑才顺 发表日期:2023年10月19日 来源:汕头日报
(版权声明:版权归汕头融媒集团所有,未经许可,严禁擅自转载、复制、改编汕头融媒记者新闻作品,违者将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
中国互联网联合辟谣平台
粤ICP备2021148246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119330007号
粤公网安备 440511020001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