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华网 > 艺苑

外师造化 中得心源

——吴伟波山水画赞
  美丽山村系列/碛口—李家山(国画)
  天路(国画)

  吴伟波生长的城市汕头,由韩江入海处堆积沙汕成为陆地是在清朝中期以后,清咸丰八年天津条约辟为商埠,得天时地利迅速发展,曾是全国第三港口。侨乡汕头地方文化斑斓多姿,潮汕话、潮菜、工夫茶是侨居海外潮人梦中的牵挂。

  上世纪30年代前后,就读上海美专的众多潮汕籍学子,为粤东美术启蒙传播新理念,给未来打基础, 铸就了粤东中国画崇尚清雅野逸的风骨。谦谦君子的各位老师,多在中学或乡里执教一生,少为世人知晓。老校长刘海粟,这位中国美术教育的巨子,生前曾经热情呼唤潮汕画派的建造,却因为对于老画家们那段历史了解研究整理的缺失而搁浅,一个相对独立于岭南画派的画家群体,其影响所及也就是岭东各处学画的青少年。

  这是画家吴伟波生长的城市,这是形成吴伟波艺术基因的文化背景。三十年前汕头画院成立之时,吴伟波是为数不多的最早几个成员之一,有机缘与当时还健在的一些老国画家共事,有幸在仙风道骨的长者、充满传奇色彩的百岁老画家王若兰老师身边工作。吴伟波对于中国画颇为虚玄奥理的感悟,应该是在他情系水墨之前多年的耳濡目染起始。

  少年时吴伟波心志峥嵘,不空言虚论,师从著名画家曾松龄先生学习油画,对于西画的素描色彩深体精微,绘画造型基础扎实,艺术修养全面。专攻中国画之后,写生临摹并重,积画成山,正如唐代画家张璪所言,外师造化,中得心源。在国家画院范扬先生门下进修期间,吴伟波眼界大为开阔,范扬先生是山水画大家,做人朴真,笔墨浑厚跌宕,于中国画艺术参悟渗透,成绩斐然。伟波立非常志,凭借锲而不舍的刻苦精神,修业有成,今日伟波之新作,笔墨已非等闲。高山流云,群峰着雨,林木幽密,气象万千。或直接对景写生于册页,或闭门创作于条幅,以形传神,时有佳作, 令人耳目一新,我与伟波相处数十载,素知其过人才华,在中国山水画,伟波已然悟道。

  伟波与岭南众画家多次太行山行走,去写生也是去朝圣。领略中国山水人的圣地,太行之宏伟雄奇,伟波受益见诸其下笔的精气神韵,与往昔不可同日而语。

  中国山水画独步世界美术之林,别具风格,经历千百年发展。代有大家引领风气,汇聚华夏民族精神, 且远播东瀛与朝鲜各国,与东方美学互为表里,虽然现代文化科技实用的诸多门类西风东渐,然而当代山水画家笔下的意境,却尽其可能复苏着远古的儒、道和禅宗精神。

  在广东省中青年山水画家“太行山”的联合巡回画展上,画家吴伟波的一幅大写意斗方耐人寻味,山鸣谷应,风起水涌,一番淋漓气势令观者驻足,为之动容,画家于人生天地亦写亦观,入乎其内真性情在,出乎其外洒脱超然,宇宙与我并生,万物与我为一。寄情写景,妙生神韵。六祖禅机曰:“不是风动,不是幡动,仁者心动”。吴伟波作品自然天成,满纸青翠。画中走笔如飞,南溟直连东岭。

  古人创山水画学,意在山光水色离世绝俗,超然尘世之外,坐穷丘壑之清幽,去尘嚣之可厌。画家吴伟波志在丹青,于寂寞痴迷中追梦,正是王冕为良佐“梅花图”题诗:“吾家洗砚池头树,朵朵花开淡墨痕,不要人夸好颜色,只留清气满乾坤”,一池洗砚之水尽为墨色,就连池边之花亦是淡墨溢香,有着“只留清气满乾坤”的大胸襟,逸品、妙品、神品只在早晚,书画家的成功,天赋之外,刻苦努力决不能少。

  伟波再接再厉。

作者:陈延 发表日期:2023年08月24日 来源:汕头日报
(版权声明:版权归汕头融媒集团所有,未经许可,严禁擅自转载、复制、改编汕头融媒记者新闻作品,违者将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
粤ICP备2021148246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119330007号
粤公网安备 440511020001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