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华网 > 文化

娱己娱人花两馨

  30多年前吴殿祥(右)在新加坡南华儒剧社
  新加坡南华儒剧社排演《状元林大钦》

  热衷歌舞,迷恋戏曲,多是抒发情怀,愉悦自己,简称“娱己”。娱己者,希望日臻一日,步不虚迈,但也不必定标过高,严训苛练。自己开心,便是王道。

  60年前,南华立社之初,纯属“娱己”。管弦粗鸣,人声稚唱,谈不上内行,更不趋门道,无师自悟,尽显天然。

  过些时日,自娱自乐总觉乏味。于是便小购行头,送票邀友;不嫌厅堂馆所,不弃简灯陋座,只要观众盈堂,掌声不吝,自是皆大欢喜,额手相庆。

  又过些时日,似悟出一点道理——面对观众,已不单是“娱己”,更是“娱人”,原本的标的,陡然高升。于是乎请来中国导演,以期驰骋于更高的舞台。

  本人便在一股热切的期望中来到狮城。

  《孙子兵法》云:“求其上,得其中;求其中,得其下……”;“吴氏战法”云:“娱人的梯阶,没有折扣,艺术的峰峦,难有捷径。”本人的理念,与南华人“相谋而合”。自此,一场持之以恒的攀登便拉开了帷幕。

  真正是“说时容易做时难”。首先面对的是演员的基本功。虽有年轻的热爱者,但位数不多,也谈不上什么基本功,更多的是aunty、uncle。

  众所周知,戏曲不是单纯的模仿就能完成人物塑造,他离不开“唱做念打”的精巧发挥,没有几年苦功难以镇住观众。而来者皆是凭着一股热情和爱好,尽管有些人做过几个戏,登过N次台,实与从零开始没有太大的区别。

  不是选择题,“以戏带功”成了唯一的途径。我经历了一次既当爹又当娘、既当导演又当启蒙教练的跋涉之旅。

  渐渐地我觉得,教者虽难,远不如学者难。于我而言,不外多示范几次,多讲解几遍;而学者所进入的,是他们不熟悉的领域,除了劳身,更难的是劳心;学会了手足身段,要融入人物,融入情绪,身心并动,形神兼顾。训练的时间,不容任意延宕,训练的规格,不敢随意下降;崩溃彷徨者有,流下眼泪者也不少……很多次,我觉得对他们很不公道,似有“摧残”的意味。终来,学者不见退缩,我也始终坚持,一招一式,竭力殚精。皆因打造一场准专业的演出,是我们共同向往的梦境;向观众交出崭新的画卷,是社友热爱艺术的初衷。

  一场以“娱人”为主要目的的完美演出,除了演员、导演,还离不开剧本、作曲、乐队、舞美、灯光、服装、化妆、道具、音响等等。

  高规格的求索离不开相应的条件,对于三十多年前的南华来说都是第一次——钱、物、人、场地、各种见所未见的配备……南华的组织者硬是凭着一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销损了多少唇舌,刮花了多少脸皮,义无反顾地填平一道道沟豁,攻克一座座雄关。

  排练场上的每一次烧炼、煅打,都或轻或重地给社员的身心刻上划痕。但可以肯定的是:每当拥入谢幕后的掌声和鲜花时,那些划痕顷刻间变成飞舞的彩练,变成铺着红毯的人生金阶。

  如今,在南华的每一个挥汗烧脑的日夜,在星洲的每一场吊心悬胆的演出,都成了我风前月下的美好回忆,成了我炫耀人生的葵花宝典。

  “笋因落箨方成竹,鱼极奔波始化龙。”南华人的精神,是任何成大事者的精神,南华人的奋斗之路,是任何登极顶者之路。他们把一个“娱己”的小花园,种成一片五彩缤纷、点缀整个新加坡的花海。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二千多年前的孟老先生设若灵圣有知,定然拍案高呼:“就是他”!

  (本文系作者应邀为新加坡南华儒剧社60年庆撰文)

作者:□ 吴殿祥 发表日期:2023年05月19日 来源:汕头日报
(版权声明:版权归汕头融媒集团所有,未经许可,严禁擅自转载、复制、改编汕头融媒记者新闻作品,违者将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
中国互联网联合辟谣平台
粤ICP备2021148246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119330007号
粤公网安备 440511020001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