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华网 > 文化

老厝变身“网红地”

■ 陈继平

一阵和风吹来,竹子发出了沙沙的声响,庭院中,一缸莲趁着盛夏,摇摇晃晃撑起了一片绿……门是老式的,吊着厚重的门环,进厅的入口搭了一个竹篱过道,四周植满了各种花草,有些攀爬植物就趁人不留意,一溜儿爬满了参差有序的“竹网”,还开出几朵灿丽的小花,给人意想不到的惊喜。

这是新海街道十一合网红村一落老厝改造的庭院,这样的院落一排排,错落有致,每条巷道中都筑有花圃、驿站,犹如穿行在一个文化气息浓郁的庄园,有点儿梦幻。小时候居住环境逼仄,几户人家同住一院,厅是共有的,厨房是敞开的,烟火味穿过狭逼阴暗的过道,四处弥漫,谁家吃什么都闻得出。那时候特别羡慕别人家,坐拥一大落厝,有一个外埕,一缸莲。后来迁居于密匝匝的水泥丛林,久困“笼子”,这样的羡慕只能埋在心底。同来的市区朋友也有同感,我想他们此来,多是想怀点旧,晒一晒留在心里的那段念想吧。

对十一合,我是不陌生的。上世纪80年代初,我谋职于新溪粮管所,从县城骑车到单位上班,至少得一个小时以上,从老国道拐入,有一段很长的公路,尘土飞扬,两旁是一字排开的木麻黄树,风一吹,沙沙作响,有些荒凉,养路工不时用一把长长的砂耙把散开的沙子收拢到路中央。新溪(那时叫公社)对我来说,是偏远的。

我在粮所当仓库保管员,同事有几个是新溪人,夏天午后我们常一起跑到十一合附近的新津河野泳,夜幕降临,对岸灯火辉煌,隐约望见高楼。那时候,我很羡慕城市的繁华,新溪同事更是把到市区走一趟拿出来炫耀。

有一次,十一合的同事邀我们到他刚落成的新家做客。那时代,新溪人有些积蓄就造房子,钱不够慢慢建,闲着就舂“灰涂角”。7·28台风时,新溪多是草寮,被海风潮一扫,受灾惨重。多年之后,新溪人谈起那场风灾依然心有余悸。新溪村落多“合”,“合”有“围”的蹲守,也有团结协作同抗天灾的意思。新溪历史很新,是清同治年间方耀外砂“清乡”时,逃难的外砂人在海坪聚居而成的,都姓谢,土地是新的,环境却是破旧的,新溪人拼命造房子是为了有个藏身之处。同事的新厝是一座下山虎,大门进去是外埕,正中是大厅,两边是大房连伸手,虽说是新居,但堆满杂七杂八的农具。周围还有人住在草寮,看出同事很得意,这可是他几年才建成的新居,他说以后就住一辈子了。我感觉现在休憩的庭院像是我当年拜访的那落厝,但又拿不准,因周围的院落都差不多是这样的格局。我想确认一下,手机里却没有昔日同事的号码。猜想他定是把老屋租出去,当个收租佬。听说他在城里买了小区房。人真是奇怪,庭院住久向往楼房,楼房住久又羡慕庭院。自从十一合成为网红打卡点后,村民坐收地利,除了出租老屋,还在入口或巷道贩起了各式小食、饮料,生意甚是火爆。

到十一合玩的游客多是被墙上的立体画吸引而来。大幅刷白的墙,画的是晒谷、物食铺、耕田等生活劳动场景,满足了人们的怀旧心理和小孩的好奇心,画是立体的,墙上正煮着工夫茶,饮茶者的一只手都伸出来了,让你忍不住要接杯同饮。现在这种墙画已被别的村落复制,只不过没有十一合这样成片的规模罢了。但十一合不可复制的是它的艺术氛围,那种庭院深深、一帘幽梦的意境,亦真亦幻。我一个朋友在十一合租赁装修了一落老屋,命名“舞起潮汕”,作为舞蹈教学、培训和艺术展览的地方。她说这里交通方便,重要的是,周围都有类似艺术会所,氛围好,人气旺。

新海很新,十一合也很新。


编辑:李津 发表日期:2022年09月24日
(版权声明:版权归汕头融媒集团所有,未经许可,严禁擅自转载、复制、改编汕头融媒记者新闻作品,违者将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
粤ICP备2021148246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119330007号
粤公网安备 440511020001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