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华网 > 文化

一方素帕寸心知

  锦帕传情、素巾温暖,一方小小的手帕保留着最初的淳朴和不尽的相思。赠予的是一份心与心的相印,珍藏的是一段岁月的盈盈暗香。

  

  周日的一次“断舍离”,发现一本诗集里夹着一方浅蓝色的手帕,精致的绣花有些泛黄。未读完的诗装饰过我的梦,收藏着的那一方手帕,成为青葱岁月里温柔的书签。

  手帕曾经是我们生活中一个重要的符号,它是我自己亲手洗涤的第一件物品;小时候的我们用它擦汗擦眼泪,擦小脸、小手和灰扑扑的童年;用它包过桑葚和杨梅;用它玩丢手绢游戏,还用手帕扎成小老鼠、花篮、小包,比赛谁叠得像,叠得快;手帕的四个角一扎就是一顶小帽子,下雨的时候,小伙伴们就顶着这样的帽子跑回家。上中学时手帕成了变美神器,体育课上将手帕在手腕上扎一个别致的结,或是往后脑勺一拢扎成一束马尾辫……

  有些东西退场悄无声息却让人怀念,更多的时候是在诗词、小说、戏剧中见到手帕,隔着岁月的烟尘,遥望到它情致婉转的风姿。

  读汉乐府《孔雀东南飞》,读到“阿女默无声,手巾掩口啼”,方知手帕最早是用来拭泪的。到唐朝时“缏得红罗手帕子,中心细画一双蝉”,薄薄一方手帕系上香囊,藏于衣袖之中,承载着婉转情意。它还有个别称“鲛绡”,在古人诗意的想象中,手帕正如美人鱼织出来的薄纱,珍贵却易逝,于是便有了忧伤的况味。陆游借着《钗头凤》“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表达对唐婉的思念。

  一方罗帕寄相思,良媒未必胜红绡。古代才子佳人传奇故事中,通常是千金小姐偶遇俊雅书生,“不小心”丢了一块手帕,书生若有意便会捡起,将自己的手帕假装还给小姐,两个人彼此心领神会,暗自定情。这一经典道具撮合着一段段良缘,成全了一双双璧人。

  《红楼梦》里宝玉和黛玉,更是将手帕的作用演绎到了极致,赠帕题帕表达着最默契的语言。“小红遗帕惹相思”“蒋玉函情赠茜香罗”……大观园里,那些情窦初开少男少女的万千心事,不也是靠它传递的吗?

  相比于朋友圈中互赠钻石的情侣却依然陌路天涯,我更感佩古人对于信物的坚守和对幸福的笃定。在潮剧戏曲中,才子与佳人演绎的信物,有苏六娘郭继春的白玉坠、金花刘永的荆钗,更有陈三和五娘香罗手帕作表记、并蒂荔枝为定仪,不同信物见证的是一样的情意。后来潮汕地区流行“换手帕”的习俗,男女双方确定恋爱关系后,互换手帕定情,然后才是订婚、结婚。手帕里藏着思念的月色、藏着暗恋的泪痕、藏着信守的诺言,赓续了我们传统文化中独有的隽永与缠绵。

  曾经看过《幸福的黄手帕》,讲述一个动人的爱情故事。丈夫因过失杀人被判入狱,他怕连累妻子提出离婚。出狱后给前妻寄了一张明信片:“我出狱了,如果你还是单身,还在等我的话,请在家门前挂上黄手帕。”当他忐忑不安回到家乡,看到家门口的旗杆上挂满黄手帕,知道妻子原谅了他,深深相爱的夫妻终于团圆。那一方象征爱和希望的黄手帕,令无数观众为之动容。

  时光不经意穿过万水千山,改变了沧海桑田,苍老了青春容颜。锦帕传情、素巾温暖,一方小小的手帕保留着最初的淳朴和不尽的相思。赠予的是一份心与心的相印,珍藏的是一段岁月的盈盈暗香。

作者:■ 洪 梅 编辑:张梅 发表日期:2022年09月02日 来源:汕头日报
(版权声明:版权归汕头融媒集团所有,未经许可,严禁擅自转载、复制、改编汕头融媒记者新闻作品,违者将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
粤ICP备2021148246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119330007号
粤公网安备 440511020001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