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华网 > 文化

母语之美

  母语的流淌,是一种血脉的奔腾,它生生不息的生命力,植根在民间大地的土壤里,拔节生长。

  

  追溯我们祖先的遗迹,是从母语里探测到的。母语,是时空中巨大而明亮的灯盏,照亮着我们祖先在这片大地之上前仆后继的历史。

  我们的母语,就是汉语,它辽阔博大,深厚无底。

  母语的流淌,是一种血脉的奔腾,它生生不息的生命力,植根在民间大地的土壤里,拔节生长。

  一个生命从母体里赤条条降临大地,最初的哭啼,其实也是一种语言,那是这个生命对世界的第一声呢喃。

  在殷墟发现的甲骨文上,这些最初的文字,艰难地记载着我们祖先的生活。真得感谢那个传说中叫仓颉的人,这个黄帝的史官,他看到用结绳、刀子在木竹上刻一些符号作为记事,心里实在是着急,于是他根据山脉河流走向、野兽足迹、风吹树叶的舞蹈,创造出了最早的文字,成为我们母语的始祖。

  打开中国现代老课本,最让我们心动的,还是语文,它被邓康延先生称为“最美国书”。当年那些老课本,很多是胡适、蔡元培、陶行知等亲自编写的,他们都是中国现代天空里耀眼的“文曲星”。而今再重读百年前的老课本,还能感受到先生们在课本中留下的体温与呼吸。这些竖排繁体的国文课本,文字洋溢着质朴、自然、善良,符合天性、人性,课本中关于自然、动物、大地四季栩栩如生的描述,关于民族美好传统的“仁义礼智信”修身,都像清溪般流淌山泉般涌动,浸润温暖着那个年代学子的心。所以中国现代涌现了那么多的文学、哲学、国学大师,我想与那个年代国文老课本对学生们最初的哺育息息相关。

  作为20世纪60年代生人,我中学时代就开始了对中国文学乃至世界文学大家们的广泛阅读。是阅读,让我对人类历史充满了梦幻般的想象,也让我对人世有了深刻认知,对大地万物升腾起了悲悯之心。一个我敬重的先生这样说,学习语文,其实是在慢慢地培养一颗心,培养一颗血肉做成的心。

  我们对母语的热爱,在少年时代的语文课上搭建起来,到了中学时代,成熟起来。那些课本上的学习,好比一天之中的正餐,但璀璨的母语星空,更呼唤我们通过课外的大量阅读,强壮我们的体魄,滋养我们的心灵。

  我认识一个女作家,这个当年打着火把赤脚翻越大山求学的乡下女娃,有天跟我聊起,她一直很喜爱语文课,一本《新华字典》让她翻透了好多遍。尤其是中学时代的庞大阅读量,成为她青春期精神脉络的发育史。中学时代,她就开始写作投稿,后来她还做过一段时间的语文老师,这些年来创作了1000多万字的文学作品,出版了100多本书,深受读者喜欢。她还告诉我,正是中学时代的阅读与积累,让她萌发了作家梦,让她独立地思考人生,她感谢母语的优雅深沉之美。

  母语无时无刻不在呼唤着我们,引领着我们。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史记,需要母语的书写,对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热爱,也理应是对母语的热爱。语文课,就是对我们母语的学习与温故。我理解的语文课,也是灵魂课。灵魂课,更需要我们享受阅读的生活,通过阅读,让自己渺小的人生变得谦卑,最后又通过阅读的哺育,让卑微的人生还原到博大,成全精神上浩瀚的故乡,无形中树立起自己的人生坐标。

  在电影《山河故人》里,那位到澳大利亚陪读的父亲与青春期叛逆的儿子有深深隔膜。父子之间最大的隔膜是语言的陌生,留学的儿子已彻底不会说、写汉语了。父子之间的交流只能通过父亲纸与笔写出的汉字、儿子电脑上敲打出来的英文,让请来的翻译做父子间最缓慢的沟通。影片中,那片隔在澳洲与中国之间的浩瀚太平洋,就像一个横跨在父子之间宏大无边的心灵黑洞,这是失去母语的痛楚。

编辑:张梅 发表日期:2022年08月26日 来源:汕头日报
(版权声明:版权归汕头融媒集团所有,未经许可,严禁擅自转载、复制、改编汕头融媒记者新闻作品,违者将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
下一篇:春风践约到园林
粤ICP备2021148246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119330007号
粤公网安备 440511020001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