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华网 > 文化

鸿雁于飞

  许包野烈士故居 陈跃子 摄

  她坚信,丈夫是干大事的人,怎么做都是对的。从此,她心有所属,念有所寄,哪怕地老天荒……

  

  二八妙龄,豆蔻年华,叶巧珍出嫁了。夫家是同村的许氏,盛族。家翁在暹罗开米行,侨批一月一封,衣食无忧。丈夫俊朗斯文,在澄海中学念书,品学兼优。这样的姻缘,天作之合。叶巧珍虽没读过书,但从小就好琢磨,好强,凡事自己拿主意。10岁那年,听说父亲给她定了门娃娃亲,她竟然躲到神山上一整天不回家。找急了的母亲和泪撕了契约。这次到了收聘礼择良辰时,母亲见她满心欢喜,才告诉她,姻缘是前生注定的,那年神山一躲,终究没躲过,现如今,这根红绳牵的还是这一对鸳鸯!她笑了,认定这脚下的路,通向美满幸福。

  丈夫许鸿藻,说话不急不慢,洞房花烛夜跟她说的第一句话:你先睡吧,我还没想好。她心里咯咯咯地笑,长这么大可从没听说过入洞房行夫妻事还有没想好的。说没想好的男人什么时候想好了她不知道,朦胧中只知道被子被翻开一角,男人鱼一样游进来……

  嫁人原来就这么简单。叶巧珍躺在床上,傻傻地看着窗前男人读书的身影,回味着男人的所做所为,静静地享受着娇宠和任性编织的美丽光环。

  一个人由婚姻出发,从青涩走向成熟,从父母温暖的翅膀下走向独立,再延续新的生命,冥冥之中似有定数。婚后首先改变的,是丈夫把她的名字改了,她不再叫叶巧珍,而叫叶雁苹。什么意思?鸿雁于飞,苹藻随风。她虽没听懂,但很喜欢。婚后第二年,她有了孩子,丈夫也如愿考取留法勤工俭学,丈夫给孩子起名许适欧。丈夫起程前夜,她满怀离愁,却不敢在丈夫面前露个一星半点,只悄悄地问法国有多远?丈夫说,比暹罗还远。丈夫抚着她的手说,别的可以省,寄信的钱不能省。她才认得几个字?丈夫却让她以后每月须回他一封信。

  一个人独自抚养孩子,生活的艰辛自不待言。丈夫的信倒是如期而至,洋洋洒洒,最多时竟然一封装了厚厚的六十多页。而她,每月一封回信,哪怕只有歪歪斜斜三两行,都让她咬破笔头。鸿雁传书,成了她日常中最大的乐趣。

  这平静的日子还是被打破。村中开药材铺的郑家儿子,当年跟丈夫一同考赴法国留学,如今学成归来,医学博士,轰动全村。这天,郑博士专门过来看她,悄悄告诉她:许鸿藻在法国跟朱德走得很近,在德国又加入了共产党,最近去了苏联……她坠入五里雾中。朱德,共产党,苏联……这些新名词对她来说就是一座迷宫,丈夫更是云里雾里,看不见,摸不着。

  这一年,远在天边的许鸿藻突然回来了!离别十载,相逢没有应有的喜悦,只有悲戚的呜咽。她告诉丈夫,孩子7岁时没了!她哀求丈夫,别再离开她,让她做个贤妻良母。

  鸿雁于飞,肃肃其羽。许鸿藻只在家里住了十天。十天,对于离别十年的夫妻来说,真是太短暂了。他对妻子说,他真的是共产党人,他必须冒着杀头危险去干一件天大的事。他对妻子说,他对不起她,让她改嫁,过她该过的平静日子。

  十年等待,十年思念,等到的却是更漫长的别离,更揪心的牵挂。叶雁苹不会改嫁,也没有再掉泪,丈夫杀头都不怕她还有什么可怕的?她坚信,丈夫是干大事的人,怎么做都是对的。从此,她心有所属,念有所寄,哪怕地老天荒……

  日本投降了,许鸿藻没有回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许鸿藻没有回来;分田分地,成立人民公社,许鸿藻还是没有回来;改革开放,许鸿藻仍然没有回来;四十年过去,五十年过去,许鸿藻没回来……

  叶雁苹就没有停下寻找丈夫的脚步!她只有一个信念:许鸿藻还活着,许鸿藻是党的人!不找回来,不弄个明白,她死不瞑目!岁岁年年,她从村到镇,从县到市,一级级地上书,一次次地造访。她甚至给中央写信,给总理写信:我的丈夫许鸿藻,跟朱德一起在法国读书,加入共产党。我的丈夫许鸿藻,最后离家时,说他要到厦门干革命……她成了当地党史部门的常客。

  许鸿藻,你在哪里?这是一个女人穿越云霄的呐喊。

  叶雁苹并不知道,她丈夫在共产党内的名字叫许包野。许包野,1920年4月赴法国里昂大学读书,1921年转学到德国哥廷根大学,以勤工俭学的形式完成全部学业,获哲学、法学双博士学位,精通法、德、意、俄、奥、西班牙6国语言。1923年2月,由朱德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旅欧支部一员,是中国共产党的第一位博士党员。1926年到苏联莫斯科大学任教,研究传播马克思主义学说。

  叶雁苹并不知道,她的丈夫1931年回家的十天,是经历了多少曲折风险才迂回抵达。他临危受命于白色恐怖之中,以一副柔弱的书生之肩,挑起了恢复中共厦门市委的重担,先后担任中共厦门市委书记(化名阿宝),中共江苏省委书记(化名宝尔),中共河南省委书记(化名老刘)……

  叶雁苹不会知道,她的丈夫1935年2月在开封不幸被捕,狱中受尽种种折磨,却宁死不屈,大义凛然,在南京雨花台英勇就义!

  更让叶雁苹意想不到的是,党组织几十年来,跟她一样也在到处寻找许包野烈士的家乡和亲人!

  一个偶然的机会,让厦门党史部门与澄海党史部门有了一次奇妙的对接;一帧旧照片,让叶雁苹与许包野面对面。终于崩溃了!许鸿藻,许鸿藻……他,与朱德坐在一起的就是许鸿藻!

  魂兮归来!86岁的叶雁苹,苦苦寻找了半个多世纪的丈夫许鸿藻终于回来了!两个月后,这位终生不渝,为爱而活的女人,轻松地走了,因为她知道,那个让她牵挂了一辈子的男人,已经先她而至,在那美好的地方等她……

  我手里有一管笔,

  却写不出字来,

  我手里有一张纸,

  却说不出话来。

  亲爱的雁儿,

  你若到了南方,

  见到我的爱人,

  请告诉她,祝她平安!

  这是叶雁苹一直保存在身边的许鸿藻留给她的“绝笔”。

编辑:张梅 发表日期:2022年08月26日 来源:汕头日报
(版权声明:版权归汕头融媒集团所有,未经许可,严禁擅自转载、复制、改编汕头融媒记者新闻作品,违者将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
粤ICP备2021148246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119330007号
粤公网安备 440511020001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