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华网 > 文化

跨越60载的剪纸情怀


  《原始/舞动》 综合材料现代剪纸


  《岁月如歌》 综合材料现代剪纸

  我做剪纸是穿插进行的,主要时间还用于绘画,于我而言,搞现代剪纸比其他创作显得特殊的是时间概念,这份情怀跨越了60载。现代剪纸研究专家仉凤皋教授说过,“现代剪纸是画家将民间剪纸上升为美术创作”,陈延教授说“民间艺术就像大地。学习民间,汲取营养,融入创作”,我颇为赞同。

  《岁月如歌》画面上的水墨部分,就是我童年居住的老街场景,而前景中百姓生活里的家具和器物不确定的支离状态,象征着这一切已然消逝,成了记忆中的碎片,留下的是时光的痕迹。而《老厝记事》里,那些整齐排列的勾通花的图案,是半个世纪前潮汕女孩子最熟悉的手工活计,是那个年代的生活内容之一,左上角呈现的竹箶里的红粿桃,是极具潮汕民间特色的粿品,这个桃形已经成为潮汕的符号,后边的室内景物,是我童年家中的陈设再现,老时钟定格了过去的时光,令人有穿越之感。这一切用水墨表达,与色彩鲜明的红粿桃、通花构件等形成对比。我把它们归纳为乡思系列,竖幅构图,140cm×74cm。水墨加剪纸本来只是个人化的表达,却得到热情呼应,我想,当人们看腻了陈旧的表现手法,有时代感的新的创意,必定会得到共鸣。

  除了乡思系列,我还创作致敬古代系列,《原始/舞动》寄予了我的思考,我一直对原始艺术充满兴趣,对时间无声无息地流逝感到好奇,时常会陷入沉思。新石器时代,原始人在简陋的生活条件下,却对色彩对黑白关系有着深刻的领悟,他们把心中的愿望和诉求,抽象成那些神秘的几何图案,令今天的人们折服,那些黑白关系的纹样,有如镂空图案,或许就是剪纸的源头。我不是考古工作者,对于这些似有规律又千变万化的,具有强烈装饰意味又似乎隐藏着宇宙和生命哲思的图案,我主要从美感上去感知它,并且通过各种手段去表达我对原始艺术的感动,对古人的崇敬。这次的综合材料、线描、水墨与剪纸结合,取得令人欣喜的效果。

  另一幅《时间/生命》的创作,包含了我的诸多思绪。我每天白天基本上是在画室里度过的,画室很安静,几乎能感受到时光在身边流动,院子里有一缸荷,于是从春到秋,我都能感受到荷的生长、成熟、衰败、沉寂和苏醒、复活、再生长的奇妙的生命过程,深秋里的残荷,更带给我关于生命轮回的联想,于是我用各种纸张剪出这些形态各异的莲蓬,来叙说时间、生命的意义,背景的水墨荷叶,是远去的繁盛,它和抽象元素营造出的画面,引人遐想。这件作品为74cm×160cm,它除了引发对时间的思索,也体现了现代装饰及现代审美的情趣。

  在今天,有当代意识的现代剪纸,已脱离了民间工艺的属性,镂空的手段可以无所不能,全在于驾驭它的人的观念和思维,可以从平面到立体,从具象到抽象。当下很多接受美院教育的年轻人视野开阔,他们模糊了剪纸的边界并延展出去,说到底,就是把镂空之美无限发挥,我很赞赏这些插上想象力翅膀飞翔之作为。时光在静静地流淌,综合材料现代剪纸尚在探索阶段,不可能非常成熟,敲下此篇文字,仅为个人的实践记录而已。

作者:赵澄襄(澄子) 编辑:张梅 发表日期:2022年08月07日 来源:汕头日报
(版权声明:版权归汕头融媒集团所有,未经许可,严禁擅自转载、复制、改编汕头融媒记者新闻作品,违者将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
粤ICP备2021148246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119330007号
粤公网安备 440511020001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