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华网 > 韩江水

韩江漫雾

■ 朱跃群 文/图

  曾无数次徜徉故乡的韩江堤岸,在晨昏暮色里路过和驻足。我轻抚过堤岸清风,捧尝过溪水清甜,遥望过江上明月,观赏过江波晓阳,江上荡舟戏水,浅滩摸虾抓鱼。唯有这个清晨的邂逅,轻烟缭绕,薄雾蒸腾,如诗如画。随着烟雾缭绕升降,云盖滔滔江面,雾吞江心小岛,烟卷岸边丛林,景色似隐似现,变幻多姿。

  那一年,我们几家人驱车到湖南郴州小东江去看东江漫雾。当我们沉浸在仙景般的美景时,房东老妪相问,你们大老远从广东来,走这么远的路,花这么多的钱,就为看这朦朦胧胧的一捏雾,为啥花钱看雾?我日日看,却看不出有啥神奇。

  是呀,当年花钱看雾,终于理解到什么是一头雾水。那雾水里有朦胧、有情调、有意境、有灵魂的涤荡,有无法言表的情趣与诗意。而今天,我拣漏般在自己家门口,不花钱就看到了这与往日不同的景致。更难得的,这只是偶尔的造化和凑巧,如果不是近期的长降水,暑热天、湿气重,低厚云层湿热无风,哪有这雾气漫舞缭绕。

  有过多少次亲近,就有过多少回忽略。这里,是生我养我的故乡田园山水。我眼波里,只有过故乡的清明俊秀,却从未感受到这别样的精致细腻。只记得在自己小学的作文里描写绕行而过的这条故乡小河,说她似一条玉带。在记忆里,江边钓鱼仅是改善穷困生活的“美餐”所需。外出工作之后,周末才有空回来走走,常是趁着清晨和黄昏,行走在微风拂面的堤岸,那只是为了小憩和放松。而真正赏景陶醉的,只有此刻此时。我不由感叹,曾经也有过诗和远方的追寻,恰恰却把身边的美景淡忘忽略。

  想起往日的那一汪碧水,那宽阔的江面,蓝天丽日下,卧波无痕,远山含黛,江心小岛上,棕榈荔林,玉米瓜果,还有一群觅食鸡鸭。那绿荫架下的棚舍,那耕作躬身的背影。我心生贪念,希望在此情此景中,在棚舍前,加一壶清茶,闲置几本书册,伴渡余生。

  日渐升高,雾气消散,朦胧不再,江面清朗,垂钓者专注着鱼杆的动静,小鸟掠飞而过。回过神的我,回不到刚才的雾气里了。

发表日期:2022年08月06日 来源:汕头日报
(版权声明:版权归汕头融媒集团所有,未经许可,严禁擅自转载、复制、改编汕头融媒记者新闻作品,违者将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
上一篇:井冈山会师
下一篇:行香子
粤公网安备 440511020001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