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华网 > 韩江水

花落人憔悴

  ■ 蔡绿兮

  赵佶在《燕山亭·北行见杏花》中抒发了对杏花艳丽却脆弱不堪一击的感慨以及对故国的怀念和内心的愁苦。

  

  1126年的冬日,北宋京城被攻破,徽宗赵佶与其子钦宗被贬为庶人。第二年春天,北宋灭亡,赵佶结束了他的皇帝生涯,被金兵带至北方,开始他作为俘虏的生涯。他在前往北地途中写了一首词《燕山亭·北行见杏花》:

  裁剪冰绡,轻叠数重,淡著胭脂匀注。新样靓妆,艳溢香融,羞杀蕊珠宫女。易得凋零,更多少、无情风雨。愁苦。闲院落凄凉,几番春暮。

  凭寄离恨重重,者双燕,何曾会人言语。天遥地远,万水千山,知他故宫何处。怎不思量,除梦里、有时曾去。无据。和梦也新来不做。

  在这首词中,赵佶抒发了对杏花艳丽却脆弱不堪一击的感慨以及对故国的怀念和内心的愁苦。上阕“轻叠”描绘出杏花花瓣的轻盈美好,“淡着”“匀注”生动形象地写出杏花粉嫩的颜色。引用“蕊珠宫”的典故将杏花的无比美好描绘得淋漓尽致,“羞杀”更凸显出杏花的动人。转入下阕,用哀婉的语气描述杏花的脆弱,以风雨之无情衬杏花之易凋。随后,由物及人,想到失去皇位,远离故国,被迫前往北地,命运由别人掌控,如同风雨中的杏花一样不堪一击的自己,想到春日院落中尽情绽放的杏花,无人的院落更显寂静凄凉,正如自己此刻的心情。作者借景抒情,抒发了心中无限的苦闷。双燕的意象展现了作者的伤春之情以及对故国的思念:双燕飞过,春天即将逝去,再也无法回到故国欣赏这春色了,如同空中孤独的燕子。或许,只能在梦中再次见到故国了吧?而有时做梦也难,因为这过于悲伤的情绪缠绕着,彻夜难眠。

  这首词不禁让我想起另外一位与赵佶境况相似的亡国之君——南唐后主李煜。他们原本可以成为那个时代最优秀的人才,过上平稳富足的生活,结果,因为一次又一次的意外,他们被推上了皇位。他们都在统治初期励精图治,却又因为郁郁不欢或奸臣当道逐渐颓废。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就在宋太祖封李煜为“违命侯”并将其囚禁两百年后,宋徽宗赵佶被俘至金国都城并被辱封为“昏德公”,随后又被迁到五国城囚禁。可以想象,在阴冷潮湿的囚禁地,赵佶身上穿着褪色单薄的黄袍,披发赤足蹲坐在囚房一角,身旁蜡烛早已熄灭,房间里的柴草堆潮湿发霉。此时,他在想念自己的故国:那里有着辉煌的宫殿,仙鹤在上空盘旋;宫中,有他最爱的人;花园里四处摆放着他喜爱的花石……当年李煜写出“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也是这样的感受啊!公元976年的某个晚上,李煜在他被幽禁的小楼中踱步,东风阵阵,皎洁的月光如同流水倾泻入小小的幽室,他不禁思考:春花秋月,这样日复一日的生活还会持续多久呢?往事不堪回首,曾经皇宫里精心雕刻的木栏,玉砌的石栏,还有那个笑靥如花的女子,一切都不在了。而自己的愁绪如同那一江春水,绵延不绝地向东流逝。这一切都让他唏嘘不已。

  或许,对赵佶来说,当一个吟风弄月的富贵闲人更适合他。

发表日期:2022年07月09日 来源:汕头日报
(版权声明:版权归汕头融媒集团所有,未经许可,严禁擅自转载、复制、改编汕头融媒记者新闻作品,违者将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
下一篇:印象澄海
粤ICP备2021148246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119330007号
粤公网安备 440511020001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