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华网 > 潮风

地域性的文化现象 历史性的文化积淀

潮人的艺术基因


  正是这些以潮剧、潮乐、英歌舞、剪纸等为代表的优秀传统文化的强大吸附力,这一股股浓得化不开的历史文化气息,这些潮人代代相传的艺术基因,鲜明地确证着潮汕是一处有内涵、有温度、有希望、有艺术生命的土地。

  潮汕山川清淑,民性和乐,自古以来就是孕育戏剧、音乐、舞蹈的土壤,以潮剧、潮州音乐、英歌舞、剪纸等为代表的潮汕文化艺术,与潮人的生态和心态有着一种天然的对应关系,因而,几百年来,对应着潮汕的风土人情、生活方式和生活习惯,已经成为组成现代潮人“生命故园”的一种象征符号。这些回环在社区里巷的潮曲戏文、英歌锣鼓,具有深远旷缈的历史感和蕴藉亲切的乡土感,那些歌调柔曼、鼓乐清扬而又充盈着钟灵之气的文词曲斡,那些方寸之间清新雅致、纤柔秀逸的剪纸,令人心情宁静而愉悦,志趣清雅而高远,会诱发观众去体味中国传统文化那淳厚的气息,于娱乐赏览之间,产生一种虔诚而又儒雅的心态,正是这种虔诚而儒雅的心态的长期浸濡,才使得一代又一代潮人逐渐具备自尊、自重、坦诚、沉静、文雅、专注等等优良的秉性气质。总之,潮人具有很特殊的文雅专静气韵的艺术基因,潮剧、潮州音乐、英歌舞、剪纸等也已成为一种非常独特的、具有深厚底蕴、蔚然而成大观的潮汕文化艺术。可以说,潮人是普遍具有艺术基因的族群。

  源于宋元南戏的潮剧 ,源于唐宋宫廷音乐的潮州音乐,源于古傩舞的英歌舞和源于东晋中原文化的剪纸,对应着潮人的艺术基因,都被历史性地保存在南海之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具有不可言喻的社会性、群众性和广泛性,潮人对潮剧、潮州音乐、英歌舞、剪纸等的热爱就像对这片热土那样的深情和执着。潮韵绕韩江,自古至今,这种艺术基因一直在潮人的文化血液里流淌……

  正是这些以潮剧、潮乐、英歌舞、剪纸等为代表的优秀传统文化的强大吸附力,这一股股浓得化不开的历史文化气息,这些潮人代代相传的艺术基因,鲜明地确证着潮汕是一处有内涵、有温度、有希望、有艺术生命的土地。

  以潮州音乐为例。

  “潮州音乐”是潮汕地区民间音乐的总称,保留了中华民族音乐文化基因,被称为“华夏正声”。潮州弦诗乐的“二四谱”是中国古老的乐谱之一,时至今日一直是国内外音乐专家、学者关心和研究的课题。潮州音乐大致可分为锣鼓乐、笛套古乐、弦诗乐、细乐、庙堂音乐和汉调音乐等。潮州音乐中蕴含着的协调、和谐、礼让、祥和、内在的秩序感以及团结协作的团队精神,熏陶着一代代潮人,这是它历久不衰、传承流播的生命力所在。

  潮州音乐与潮州先民史和文化史有着密切的联系,早在春秋时期,中原文化就已渗透到现在的潮汕地区,中原音乐文化也随之流播入潮。唐、宋是潮州音乐的形成期,明、清两代是潮州音乐的演变、发展期。

  韩愈在潮州当了八个月的刺史,他兴教育,除民害,做了不少好事。他在唐代潮州音乐的流播上也给我们留下几条实证。在他的多篇祭文中,如《鳄鱼文》《祭止雨文》《祭界石文》《祭大湖神文》等,有关潮州音乐的文字记载有“吹击管鼓,侑香洁之”“侑以音声,以谢神贶”“躬斋洗,奏音声”等。从中我们可以知道,唐代潮州音乐的流播是与宗教祭祀活动紧紧联系在一起的,其中的吹击管鼓即是武乐,奏音声则是文乐,而文乐应该就是我们今天所说的庙堂音乐。这些文录是仅有而宝贵的,它证明韩愈莅潮后已接触到潮州音乐,且有一定印象,这些对我们了解唐代潮州音乐的流播有一定的帮助。

  韩愈文录中所提到的“吹击管鼓”,在韩愈以后的漫长岁月中得到很大的发展,形成了在潮州音乐中占有重要地位的潮州锣鼓乐。

  时至今日,大家都已公认,潮州音乐历史悠久,是中华民族传统音乐文化之一,也是人类的文化遗产。

  2006年公布的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中,上面提到的潮剧、潮州音乐和英歌舞、剪纸同时位列其中。

  截止2018年12月,汕头市已经有13个项目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67个项目被列入广东省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102个项目被列入汕头市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共计182个项目。如果我们从这座琳琅满目的艺术长廊中,从难以计数的充满活力的民俗经典文化中,从种种巧夺天工的技艺和展品中,看不到其中蕴藏的潮汕人民卓越的创造力,看不到其中蕴涵的潮人生命遗传体顽强的艺术基因,那就无法理解为什么我们能从这些非遗遗产中获得充分的文化自信。

  潮人生命遗传体顽强的艺术基因体现在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艺术传统中。如潮剧的喜剧传统,其源就在于潮人族群聪明而诙谐的艺术基因;如潮州音乐儒雅悠闲的传统,其源就在于潮人族群沉静文雅的艺术基因;如英歌舞粗犷潇洒的传统,其源就在于潮人族群弘毅洒脱的艺术基因;如潮汕剪纸祈福美化的传统,其源就在于潮人族群虔诚尚美的艺术基因。

  艺术基因流淌在潮人身上,艺术传统环绕在我们身边。我们传承和保护这些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就是对潮人艺术基因的关注和爱护,就是对以往传统的致敬和弘扬。

  艺术传统的传衍,艺术基因起着关键性的作用。潮汕向称海滨邹鲁,千年人文,璀灿夺目,比如,以汕头达濠、潮州意溪和揭阳炮台为例,这是三个音乐气氛浓郁的乡镇,早在清末民初,这里就遍布“闲间”乐社,爱好潮乐的群众农闲饭后,三五成群相会于乐社,吹拉弹唱,自得其乐,得天独厚的乡村音乐让许多年青学子获得大量学习机会,他们自幼喜爱民间音乐,沉浸在音乐的世界里,贪婪地吮吸着民间音乐的精华,沉醉其中。特别值得指出的是,当这些孩子喜欢艺术时,整个乡镇就充满了关爱、人情和人性,村乡百姓就会对山水、天空、大地充满感情,这就是艺术的巨大力量。“有潮人的地方就有潮乐”,潮汕各市镇,几乎到处都难能可贵地保留了一块块呈现着原生状态的潮乐“湿地”,让眷恋着原生潮乐的一群群“鸟儿”时时围着“湿地”盘桓。潮汕各处的民间艺人,代代相传,自古至今,一直氤氲在那一片古远的雅致情怀之间,生活在一个自然、淳朴、清空的精神家园之中——这就是潮人千年遗传的艺术基因,正是这种艺术基因,才使潮州音乐以及潮剧、英歌舞、剪纸等潮汕文化艺术的艺术传统、文化脉搏传衍至今。

  中原文化与海洋文化的交接衍化,使潮汕具有一种源于邹鲁又异于邹鲁、独具岭海又兼有旧邦的岭海文化氛围;由岭海文化而衍生的潮汕文化使每个潮人都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永恒的、温馨的精神家园。因此,潮人艺术基因的形成和发展并不是偶然的,它是一种地域性的文化现象,又是一种历史性的文化积淀。拥有精神家园和艺术基因的潮人是幸福的,这是潮人灿烂生命的摇篮,也是潮人辉煌创造的温床。

作者:陈韩星 发表日期:2022年02月18日 来源:汕头日报
(版权声明:版权归汕头融媒集团所有,未经许可,严禁擅自转载、复制、改编汕头融媒记者新闻作品,违者将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
粤公网安备 440511020001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