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华网 > 潮风

大家无话新妇儫

  《世说新语》是魏晋南北朝时期“笔记小说”的代表作,学界基本上认为是由南朝·宋·刘义庆所著,但也有称是由刘义庆组织的门客编著的。其内容主要是记载东汉后期到魏晋间一些名士的言行轶事,具有笔记小说“随手而记”的“活生生”的语言特点:虽然看似文言文,但常有口语化句子出现。

  恩师李新魁认为,潮汕方言的语音系统和词汇系统保留最多元素的是汉魏六朝时期。他指导我著作《潮汕方言词考释》时,除了要求我批阅先秦文献做笔记卡片之外,特别交代我要通读《世说新语》,因其是志人志事类的笔记小说,描写人的言行时,带有“魏晋时语”(生活用语)的特点。我谨遵师教认真阅读之,斩获甚多,得潮汕话词语至今保留的与《世说新语》相同或相近的词语近百条。这里把一组常用的亲属称谓名词汇集在一起向大家介绍。一些词条之前文章介绍过,可能有重复之嫌。但考虑到亲属称谓名词是一种语言(方言)词汇中基本词中的核心词,在历史发展过程中是最稳定的。所以,还是要集中介绍,以显示潮语的历史层次特色。

  大家,指婆婆,儿媳妇面称婆婆“阿嫲”(a1 ma2,跟自己孩子叫),背称“大家”(da2-6 gê1)。潮谚云:“大家无话新妇儫。”意思是婆婆通情达理,少些责怪,媳妇也孝顺温和。儫,潮音 ghao5,(本字也作“敖+力”)。“大家”潮、澄、饶及汕头市多读为da2-6 gê1,揭阳一带则多读为 dua7 gê1 。指众人一义时,潮汕方言基本读为dai6-7 gê1。南朝·梁·沈约《宋书·孙棘传》:“棘妻又寄语嘱棘:‘君当门户,岂有委罪小郎?且大家临亡,以小郎嘱君,竟未取妻,家道不立。’”这可能是从东汉班昭被尊称为“曹大家”那里引申扩大出来的尊称吧。

  媳妇,潮汕话叫“新妇”,潮音sing1/sim1 bu6。如:伊大家新妇过相好(他们婆媳很要好)。”《现代汉语词典》有“新妇”词条,但作“新娘”解,与潮汕话不同,潮汕话指的是“儿媳妇”。《世说新语·规箴》:“郭大怒谓平子曰:‘昔夫人临终,以小郎嘱新妇,不以新妇嘱小郎’。”后代一直沿用。宋·洪迈《夷坚甲志·张屠父》:“新妇来,我乃阿翁也。”明·瞿佑《剪灯新话》卷三:“但愿吾子早归,新妇异日有子有孙,皆得新妇之孝敬。”以上各例,“新妇”均指儿媳妇。正如清·翟灏《通俗篇·妇女》所言:“考新妇之称,六朝已然,而唐最为通行,见诸小说稗官家不可胜举。然自主翁姑言,非主新嫁也。”

  大人,如读dua7 nang7,在潮汕话有两个义项:一指成年人,与普通话同,如说:“大人孥囝/细囝”;一指父亲,多作背称,如说:“阮阿大人在番畔(我父亲在海外)。”“人”读轻声,调值类似阳去,故以阳去标调。

  《世说新语·言语》:“孔融被收,谓使者曰:‘冀罪止于身,二儿可得全不?’儿徐进曰:‘大人岂见覆巢之下复有完卵乎?’”

  以“大人”称父亲,可追溯到汉朝,如《史记·高祖本纪》:“始大人常以臣无赖,不能治产业。“大人”古代可作面称,今潮汕话只作背称。另外,“大人”如指官吏而言,则读dua7 nang5,“人”字不读轻声,而读阳平。

  ,潮汕有些地方,称母亲为“阿  ”(nin1)。南朝·梁·顾野王《玉篇·女部》:“  ,有莫奚、莫移二切,齐人呼母。”《广韵》平声支韵:“  ,齐人呼母。” 字也作嬭,《广雅·释亲》:“嬭,母也。”《北齐书·恩幸传·穆提婆》:“提婆母陆令萱配入掖庭,提婆为奴。后主在襁褓中,令其鞠养,谓之干阿嬭。”干阿嬭即干娘。后代沿用之。元·无名氏《杀狗劝夫》一:“现如今爹爹嬭嬭都亡尽,但愿得各个嫂嫂休嗔忿。”又,  《广韵》属明母支韵平声;“弥”则《广韵》属泥母荠韵上声,潮音今读nin1,有混合之嫌。

  奶妈(乳母),潮汕话称“嬭母”,面称“阿嬭”,也是南北朝时语,《宋书·何承天传》:“承天年已老,而诸佐郎并名家年少,颍川荀伯子嘲之,常呼为嬭母。”《北齐书·崔季舒传》:“(静帝)恒与季舒论之,云:‘崔中书是我嬭母。’”

  阿奴,儿女。如:“阿炳伊阿孥考着大学。”(阿炳的孩子考上大学了)《世说新语·识鉴》:“周伯仁母冬至举酒赐三子……周嵩长而泣曰:‘……唯阿奴碌碌,当在阿母目下尔。’”“阿奴”是周伯仁对母自称。同书《容止》篇:“王敬豫有美形,闻讯王公,王公抚其肩曰:‘阿奴恨才不称。’”此是父亲称儿子。“阿奴”之称,今潮汕话长辈对孩子总说:“奴哙……”童谣云:“天顶一粒星,底下开书斋;书斋门,还未开,阿奴哭爱食油食+追……”阿奴,也作“阿孥”。这两个字,潮音都是阴平、阳平两读:“家奴”的“奴”,“孥囝”的“孥”也都可读阴平。

  小叔子,丈夫的小弟弟潮汕话旧称“小郎”,现称“叔囝”或者“细叔”。《世说新语·规箴》:“王平子年十四五,见王夷甫妻郭氏贪欲……平子谏之,并言不可。郭大怒,谓平子曰:‘昔夫人临终,以小郎嘱新妇,不以新妇嘱小郎。’”宋·司马光等《资治通鉴·唐宣宗大中二年》:“岂有小郎病,不与省视,乃观戏乎?”胡三省注:“自晋以来,嫂谓叔为小郎,至唐犹然。” 至明清亦然,清·蒲松龄《聊斋志异·阎王》:“嫂怒曰:‘小郎若个好男儿……到不得代哥子降伏老媪!’”

作者:林伦伦 编辑:吴杭 发表日期:2022年01月16日 来源:汕头日报
(版权声明:版权归汕头融媒集团所有,未经许可,严禁擅自转载、复制、改编汕头融媒记者新闻作品,违者将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
粤公网安备 440511020001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