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华网 > 潮风

赤胆忠心的抗日县长沈梓卿

  沈梓卿1938年的戎装照
  沈梓卿“保我婴孩”墨宝

  沈梓卿(1906-1946),一名瑞銮,汕头市龙湖区外砂街道富砂村人,是闻名潮汕地区的抗日英雄。

  追随翁照垣上战场

  沈梓卿出生小商贩家庭,其父兄在香港经营“裕全隆”青果行。好学上进的梓卿得到家庭支持,先进入广东法官学校读书,毕业后又留学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步兵科,学成回国任十九路军翁照垣部参谋,与旅长翁照垣友善。1932年淞沪抗战发生后,沈梓卿追随翁旅长上战场。身为一线指战员,他经常冲锋陷阵,战斗中不慎中弹负伤,埋下日后复发致命的祸根。

  福建事变后,沈梓卿随翁照垣回惠来办实业,是其得力助手。两人之间既是校友,又是袍泽,情深意笃。

  动员民众抗战

  1937年,日寇铁蹄践踏我大片国土,国民抗战热情日益高涨。1937年底到1938年,广东省第五行政区在揭阳梅岗书院举办战时民众干部训练所,沈梓卿率同样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的妻弟王君敏一起参加,沈梓卿出任多期教务组长兼大队长,积极培养军事力量,广泛动员民众抗战。另据资料介绍,沈梓卿还协助翁照垣创办自卫团干部训练班和普宁洪阳妇女干部训练所,吸引不少共产党员和进步青年参加学习,培训了一批抗日骨干。后招收爱国青年数百人,编为一个总队,沈梓卿任总队长兼第一大队长。

  改组救济院

  1939年12月,沈梓卿出任潮阳县长。其时,达濠也随汕头沦入敌手,县城顿成前线,难民纷纷迁入棉城。“梓卿适奉令来潮,环顾灾况,目击心伤,夙夜忖思,深觉救济职责,义无旁贷,且以本县为国防前线,救济工作与抗战息息相关。”(沈梓卿《潮阳救济院之过去现在与未来》)于是,他改组救济院,兼任院长,除原设总务、教养、救济三股外,增设儿童保育所、义民收容所、养老残废所和平民贷款所。《潮阳救济院之过去现在与未来》一文记载:儿童保育所,招收健康乳媪集中哺养,每月代价由4元增至10元;在救济院侧设立义民收容所和工艺场,成立制草席、草鞋、香糊、服皂4个部门,向难民传授制造技能,开展生产自救。另改组潮阳县立医院,将救济院西医部并入医院管理,敦请辜典六等人为保育所义务医师。澄海区博物馆馆藏的“保我婴孩”条幅,就是沈梓卿在这个时期留下来的墨宝,从中可看出沈县长办好救济院、保育所的真诚与信心。

  三拒诱降两收失地

  据《潮阳县志》载,沈梓卿,1939年12月至1941年10月任潮阳县长。时值潮汕沦陷,县长三年,抗战三年,丹心报国,豪气冲天。1948年纂修的《潮州志》大事记用两个词条记载沈梓卿“三拒诱降,两收失地”的战功:

  1940年四月二十九日,伪潮阳县政府在达濠成立。五月,日军小椋大尉连续3次致函诱降潮阳县长沈梓卿,沈梓卿置之不理,不为所动。五月中旬,日寇扣押中方帆船30余艘,并从澄海调来伪保安队向佩璋部1300余名,大兵压境。十四日,敌出动百余人乘船企图侵扰河西,未逞。十五日拂晓,再次出动日伪军约200人,分三路,进犯凤岗、马窖、岗背,凤、马失陷。消息传来,沈梓卿调团队驰援,克复凤岗。日寇则构筑工事顽抗,且架桥以通河东。翌晨3时许,沈梓卿亲抵前线督战,下令三路冲锋。敌寇无法支撑下去,只能丢弃马窖,仓皇从水上逃窜,马窖得以克复。是役日伪死伤100余人,损失惨重。我军民抗战信心倍增。七月三日,潮阳民兵团特务中队又在葛洲击毙日伪保安大队长马腾芳,大锄汉奸嚣张气焰。

  1941年三月,潮阳棉城沦陷后,沈梓卿率县府人员撤至胪岗港头乡,整编人员,继续组织抗战。七月二十日晨2时,入侵潮阳的日伪军分兵水陆二路进犯沙陇、成田、和平、溪头,突破神山、盐汀及溪头下厝等地防线,抄捷径直扑沙陇窜犯成田。破晓时分,沈梓卿赶到前线督战,刚到成田时敌军已迫近,战况激烈,副队长谢维刚中弹身殉。沈梓卿转港头指挥时,敌追兵又至,他且走且战,与敌周旋,寇最终不敢贸然深入。薄暮时分,沈梓卿组织兵力与防军团队联合反攻,天亮收复所有失地。

  英年早逝叶落归根

  1946年,沈梓卿枪伤复发,医治无效,不幸英年早逝,灵柩运回富砂“红坟”安葬,后迁至外砂河堤脚。其在富砂村的旧居水龟洞和亮庐今尚存。

作者:金利明 编辑:吴杭 发表日期:2022年01月16日 来源:汕头日报
(版权声明:版权归汕头融媒集团所有,未经许可,严禁擅自转载、复制、改编汕头融媒记者新闻作品,违者将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
粤公网安备 440511020001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