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华网 > 龙泉

牵牛花又开

  花影铺满小径,每一朵花都盼着被长风拾起,飞向溪边的彼岸,像啄食的鸟儿高飞,俯瞰山川秀丽。那岁月的藤攀爬一茬茬往事,落叶的足迹是季节的脚步,就像盈然扑落的音符,蒲公英从身边追逐,牵牛花点缀于衣襟,记忆流连。

  那年5岁,陪奶奶来到溪边,只见奶奶利索地搓起衣服。捣衣的声响真动听,她站在临水的石头上,给衣服洒上洗衣粉,泡沫像棉花。这勤劳的身影,从小我就看在眼里,学在心里。我在岸边,折着牵牛花,一扔,让其在溪面飘荡,与洗衣粉的“泡沫山峰”相撞,一只只牵牛花小船,游向未知的彼岸。年少稚嫩的心总会相遇世间的美好,叶影摇曳,尘埃深处有繁花。

  待奶奶洗完衣服,我帮忙提着一大篮衣服,走得颤颤巍巍,能为奶奶分担点家务,心里乐得像绽开的牵牛花。回到家中,趁奶奶晾衣服的工夫,我取出一块白色粉饼,这种硬邦邦的粉,弥漫着一股特有的牵牛花香,夏天涂在脖子和双臂上,防止长痱子。我往脸上涂,小脸均匀抹上,脸上像潮剧演员一样画上妆容。吱呀一声,奶奶推门进来,她找来矮板凳坐下。锵锵锵,我自己伴奏,解开蚊帐,床上颇像一个戏台,看我披上奶奶的长衬衫,英姿飒爽,将牵牛花围在腰间,扮演青衣的角色。奶奶笑得合不拢嘴,说道:“哟,大孙子,要唱戏啰!”奶奶像陀螺一样,忙了一个早上,但她乐得笑眯眯,愿奶奶看过半世的人生戏场,仍有一个情节能唤起心灵的柔软……

  又过了一年,父母把我送进幼儿园,每周三下午,学校会发放面包,我把面包藏在书包里,回家骗奶奶道,学校发两个,我吃不下,所以就留一个给奶奶。心有绮愿,闲花落,叶临窗,每一个光阴的碎片里,都有一段难忘的剧情——只愿和奶奶分享最香的味道。

  7岁,在一丛夕阳中寻觅着足痕,却于牵牛花的尾音里,惊醒许多遗忘的梦。那一次,我悄悄躲在幼儿园操场一角,有牵牛花遮掩,心里打着小算盘。当时周围特别吵,都是同学的讲话声,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声音渐渐低下来,好像天快要暗下来了,听到好几声呼喊:“还有没有学生?车子要开啰!”等我跑出来,发现面包车已经开走了,我急得脸通红。好在园长爷爷还在,他询问我赶不上车的原因,得知我想坐在面包车的前座,可以看风景,很多同学都喜欢争这个位置,后来有个不成文的规定,最后上车的同学坐那个“宝座”。

  我吓得瑟瑟发抖,豆大的眼泪滑落,本以为园长爷爷会严厉地批评我一顿,我紧张得一直捏着校服上的纽扣。爷爷反倒亲切地抱着我说:“不哭了,下次可不能这样了。”怕我饿着,还递了个面包给我。此刻我的心情如牵牛花开,一股暖意涌上心头。后来,园长爷爷开着摩托车送我回家,爷爷问我:“今天学会了什么呀?”我回答道:“会数1至10的数字了。”爷爷夸道:“真棒!”距离家里越来越近了,我又紧张起来,轻轻咬着被风吹干的嘴唇,好想时间可以走慢一些,真后悔今天的所作所为。到了村口,奶奶正踮起脚尖,翘首期盼。我真害怕园长爷爷跟奶奶告状,今晚父亲会让我挨鸡毛掸子。

  奶奶着急询问情况,很意外,园长爷爷不但没跟奶奶打小报告,而且还表扬了我,说是留几个乖的小孩在园里帮忙打扫卫生。此刻,心里绷紧的弦终于放松了,这件事也提醒着我——以后做什么事情,都要三思而后行。

  和奶奶走在村庄小道,夕阳下的牵牛花,有的还坚挺着,有的蔫了,有的绽开笑容。园长爷爷的包容和体谅,呵护了幼小的心灵,那些爱蕴敛成有温度的牵牛花种子,在未来某一时刻发芽开花,去装点崭新的明天。目光温暖了,只因得到园长爷爷的拥抱;心灵柔软了,感谢奶奶无微不至的陪伴。就算不解花语,不谙风绪,也能怡然心动,如水生涟漪,美轮美奂,却意蕴悠长,亦歌亦哭,有笑有泪,奔跑在风里,把心情飞舞成快乐的形状。

  那天夜里,我用在幼儿园学会的数数本领,数着窗边的牵牛花,噫!今天又多开了一朵。梦里,皎洁月光下,我仿佛穿上牵牛花裙子。

作者:张宸 发表日期:2021年11月21日 来源:汕头日报
(版权声明:版权归汕头融媒集团所有,未经许可,严禁擅自转载、复制、改编汕头融媒记者新闻作品,违者将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
中国互联网联合辟谣平台
粤ICP备2021148246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119330007号
粤公网安备 44051102000133号